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兰馨的博客

网络,拉近了我和朋友的距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呼 唤(续二)  

2009-11-22 10:07:33|  分类: 知青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美珍不光能吃苦,还是女排的活宝笑星。一次,不知她在哪弄了条鲜红的头巾,吵着要去食堂买一次饭。我不信!在那个男女着装清一色、灰、黑、蓝、统领服饰潮流的时代里,扎红头巾、围怪样子,是需要极大勇气的。我们俩儿拉了“勾儿”,美珍便出发了。一路左顾右盼,自然引来不少笑声,我却在笑声中输了。特意请美珍去德都县城,吃了一顿她最爱吃的清真炸糕。

 下乡时,国家经济落后,没有电视看,也没有收音机听,知青的业余生活极为单调。遇到大伙太想家、连“精神会餐“都不起作用的时候,女排便会出现死一般的寂静。这时,美珍总是站出来模仿个人物逗大家开心。

有一次下大雨没出工,李惠新和我说:“小时侯别的体育项目都挺好,就是不会‘立大顶’”。美珍也掺和着说:“这项目确实不好弄”。我在边上急了:“这点小事算什么,这不手拿把掐的吗”!两人互不买账,于是又打了赌儿。在众人掐脖押解下,我上炕表演了“立大顶”、“翻倒毛”、“悬空扑墙”,大伙都看呆了。美珍很知趣地连忙用花被面当裙子,用枕巾倒包着头,我顺势递给她一根铁锹把。她眯着眼、猫着腰、端着木棍枪在低沉的“锵锵”声中进的“村”;李惠新最终艰难地钻进了灶眼儿,还在里边喊口号不出来。待众人将她从灶眼儿硬拖出来时,满脸瓦黑瓦黑、跟“窦尔墩”似的。这些节目虽然另类,但在当时真给女同胞们提了神,解了闷儿,缓和了低沉的情绪。

 我和美珍的感情笃深,发展在建边农场。1975年5月,美珍、刘虹锦、马双玲、王秀芝、齐文静和我离开南阳,被调到建边农场最艰苦、最边远的九连。那是一个新建的连队,荒芜人烟,无垠的蒿草边上临时搭了几排帐篷。没有菜,没有电,没有交通工具,甚至没有一条正式的路。唯一的运输工具是两匹马拉着一方“大爬梨”。全连几百人的柴米油盐、来往信件全拜托它了。住的帐篷由于搭在低洼处,一遇下雨便污水倒流。外面已经艳阳高照,帐内仍烂泥污浆,不穿雨靴过不了关。冬天的时候没有条件烧炕取暖,只有一方砖砌的炉子不死不活地燃烧着。晚上与美珍合盖三条棉被,头戴大皮帽子入睡。早晨起床,帽边挂满了霜,白胡子老头般模样。

 喝的小溪里的水,是上游嫩江的分支,潺潺的、源源不断地流淌在帐篷前,夏天用水还算方便,一到冬天可惨了。

 小溪早就结了冰,如果饮水便刨些冰,放在炉子上化点水喝,那水是灰黑色的。日子久了附近的冰刨没了,要去很远的地方。天黑得早,不时传来狼嚎声,我俩恐惧极了。喝水都困难,洗个头更不方便了。后来我们咬牙决定把心爱的长辫子剪了。执剪的是上海人,说是剪”卓娅”式,等嘁哧咔嚓剪完往镜前一照:哪有什么式?整个几羽秃尾巴鹌鹑!又像刚从码头下船,用鸡蛋换粮票的村姑,从此我和美珍就不敢照镜子了。

 九连的劳动强度也很大。除了种植大田外,不是上山伐大树,就是脱坯摔大泥。到现在,我还清晰地记着和美珍抬着一米多长的板锯,展翅般锯树的情形。遇到锯桦树时,我们会割一块树皮,浸泡后,一层一层地揭开当信纸用。恶劣的生活和工作环境没能压垮我们,由于工作出色,美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友谊需磨砺,苦难见真情,我们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、且相依为命了。

 因工作调动我和美珍分开了。最后一次相聚是在场部,她从边远的九连赶来,头上缠满了绷带,向我哭诉着不幸。原来美珍为了保护一名女青年不受坏人骚扰,挺身而出、仗义执言被歹徒打伤,头上二十几处小口,缝了40多针。愤怒之余,我用真诚和温暖,给了美珍应有的安慰。这次美珍来见我,是场部特批她返城办回津手续,并向我告别的。我们都哭了,哭得好伤心。我清楚:那时身边的每一位战友,都是我的精神支撑,美珍一走,原女排43人中,只剩下孤零零的我和齐文静了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0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