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兰馨的博客

网络,拉近了我和朋友的距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呼 唤(续一)  

2009-11-21 21:03:09|  分类: 知青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记得那年春播前,连里搞翻地大会战,时间紧,任务重。为了调动广大青年的积极性,连里采取了一系列激励措施。各地头前红旗招展,排与排、班与班之间展开竞赛,每天由统计员于德宁丈量面积和进度,晚上公布战绩。年轻人争强好胜,个个要求上进,如果其他排、特别是三连女排的成绩比我排高时,我们连觉都睡不塌实,个个摩拳擦掌,准备明天一决高低。

那天,我和美珍没等出工哨吹响,就扛着耙子出工了。中午也不休息,弯着腰、低着头只管干活。忽然发现不少草垡子地一块一块无人问津。在地头上、我们犹豫了,如果翻这种地,费力大不说,速度也得慢一半儿,不仅影响我俩的成绩,还拉女排的后腿。怎么办?一番商量后,还是决定进军草垡子地,谁叫咱俩是女排“金刚”级的人物呢!总得体现点精神吧!就这样我们专拣垡子地去翻,手上打满了血泡,再握耙子时钻心地疼。为了提高进度,腰间系根草绳,另一头拴在耙子的柄上一步一哈腰地前进着。虽然形象差点,但在腰的作用下省力不少。为此我俩在这次大会战中,得到勇挑重担的美名。

 盛夏,收割小麦的季节到了。别小觑东北的夏天,正当午时骄阳似火,一不小心晒脱一层皮。越在这时候,越要穿长袖衫,这样才能免受曝晒之苦、麦芒扎肉之痛。还是我和美珍一组,搭档久了,相互间逐渐产生默契,举手投足间都知道对方的心思。于是她打“要子”我打“捆儿”,合作得像一个人。很快女排的战友被我们甩在身后。当割到地头坐下休息时,两人都很尴尬地笑了,汗水和着灰尘在脸上和了泥,一圈儿一圈儿的,狼狈极了。下工之后赶紧到水泡子里去游泳,美珍的蛙泳非常地道,姿势优美规范。当她看我在水里忙着扑腾时,十分费解地问:“游的什么式?”我神秘地告诉她:“蛙式加狗刨。”

 秋后脱谷是连队活计最忙的时候。忙乎了一年,该秋收冬藏了,弄不好捂了麦子,问题就严重了。这时连里总是将知青和老职工分成日夜两班,脱谷机24小时不停地转。吃好晚饭,大家便收拾工具上工了。男女生分工合作:有挑垛送捆儿的,还有挑草担粮的。美珍负责打捆儿,她站在高高的麦垛上,将麦捆儿一刀一刀打开,填进脱谷机的肚子里。她挥舞着小镰刀,俨如一位乐队指挥家,将摄氏零下40多度凛冽寒风的吼叫、机器的轰鸣、麦谷的尘埃以及战友们热火朝天的干劲,合奏成一部跌宕激昂的交响曲,那气势是舞台指挥家所望尘莫及的。

休息的时间到了,疲惫的人们抓紧时间三五成群地依偎在麦垛后,缩着脖子打个瞌睡。半夜里有多睏呀!可是只有半小时休息,当哨音划破夜空将大家唤醒的时候,才发现美珍和我们的棉袄已冻成冰坨,硬硬地贴在带有体温的后背上。

 小麦入库时,排长一准儿把我俩安排在最繁重的岗位上。在一座座山谷似的麦堆中,搭上跳板,抬着满满一麻袋粮食,吃力地一步一摇地走上去,倒入粮囤中,摄氏零下40多度的严寒,头上却冒出了汗。不时,天气阴了脸,飘起雪凌子,跳板湿滑得很,肩膀又吃重,只看我俩不是她倒栽葱,就是我乌眼青,摔得不知南北西东。

 现在回忆起来,我们年幼的身躯曾经付出多少超负荷的、辛勤的劳动啊!

待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