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兰馨的博客

网络,拉近了我和朋友的距离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甜芯“大萝卜”  

2009-11-18 16:11:18|  分类: 知青生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974年8月末的一天,排长安排我和美珍到南阳南边,割“康拜因”割不到、剩在拐弯抹角处的小麦。割小麦特费镰刀口,为此出工前,我俩特意把镰刀口磨得飞快,刀背也磨得锃光瓦亮的。

到小麦地要途经一片儿菜园。别看我俩一直在大田,没种过菜,但横跨垄沟时,看着那一颗颗满芯的大白菜、卷心菜,还有地面上光长出绿樱子,不知地下长得嘛样、叫什么名字的菜时,我们仍然很高兴,特有感情。因为到农闲时,全连还得指望它们,做过冬的菜呢。“哎,怎么看不见黄瓜、西红柿呢?”“别忙着看菜,时间不宽裕,还是先完成排长交给的割麦子任务再说吧。”于是,二人赶紧朝麦地的方向走,还不时地回回头,看看地面长出的“?”心里纳着闷儿,想入非非地走了。

很快找到了麦子地,挥起镰刀,拉开架势割起来。我和美珍干活属女排“领军”人物,那么多拐弯抹角处的小麦,被我俩很快割完了。本想今天能早收工,琢磨“?”去。可举目远望又发现,地那头还有一小片儿麦地没割。“哎,要是把那片儿麦子都割了,回去可就晚了,弄不好天得黑了”。“别犹豫了,赶快割吧,不然明天为这么点儿小麦再来,不值当的”。二人一商量,又接着干了。这一干,到直起腰割完,天已暮色了。

回宿舍的路上,我俩感觉很劳累,肚子也饿了,但没忘了看“?”去。年轻人心里有事,早忘了疲劳,走路仍然很快,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菜地。盼了一天了,好不容易看见“绿樱子”,我俩别提多兴奋了。它是什么菜呢?别管三七二十一,把镰刀当锄头,不大的功夫就挖出了一个:个儿挺大、黄不拉几、硬不拉几的东西来。“这是嘛?怎么没见过?”用镰刀削开一尝:嘿!又脆又甜!“是萝卜!”“哎,黑灯瞎火的看不清,吃着还缺少点儿水份,别吃错了吧。”“不是萝卜,那是嘛?你说,你说!”嘴馋的要流“哈啦子”,管不了那么多。于是,一人挖了一个吃起来,左一口,右一口,中间凸出又一口。那甜劲儿、那脆劲儿、那好吃劲儿就别提了。临走,美珍还没尽兴,又带了一个在道上吃。

回到宿舍,两手已空。嘿,那个解馋!那个“成功感”,那个高兴劲儿,无法言表。晚饭过后,洗涮完毕,上炕休息。8点多钟不对劲儿了,怎么这么难受,这么恶心呢?再看美珍那边,也噢、噢的,要吐,还直哼哼。

正难受时,班长过来了,一边儿关心我,一边儿摸摸美珍的头,没发烧呀?要不叫赵大夫给看看?一听要叫大夫,我慌了神儿了,忙解释说:“可能是割麦子回来受了点风,晚饭吃得快,胃不舒服,没事,没事。”没人关心还好,有人关心,我俩心里,更敲卜楞鼓了。夜里,战友们都睡着了。我和美珍在炕上“烙大饼”,谁也睡不着。我知道美珍比我还难受。

折腾了一宿,到第二天起床时,我俩总算好了。我忙凑到美珍跟前说:“昨天咱吃的,肯定不是萝卜,萝卜吃多了,噪心,得打萝卜呃”。美珍也怀疑说:“我觉着、这色儿不对,有点黄,吃了嘴边发麻。这么着,咱们问问三连种菜的”。待我俩将菜的模样儿、颜色、跟菜园班的战友一描绘,人家说:“嗨!那哪是甜芯‘大萝卜’,那不是用于加工糖的甜菜疙瘩吗!”

怪不得甜的“闹心”呢!从此,我们再也不敢嘴馋,对“甜芯大萝卜”敬而远之了。

甜芯“大萝卜” - 茉莉花 - 茉莉花

左前排起:王秀芝、胡兰(作者)、郭淑琴、田美珍。

左后排起:孙文敏、齐文静、马双玲。

甜芯“大萝卜” - 茉莉花 - 茉莉花

战友张秀凤重返南阳所摄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0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